咨询,就免费赠送域名与服务器当前位置: 主页 > 建站知识 > 网站建设知识 >
联系我们

夫妻在深圳开“寻子店”等丢失了16年的儿子回来

作者/整理:开怀网站 来源:互联网 2018-05-14

  草铺村是深圳罗湖区的一个城中村,这里有一家特殊的小店,名叫“草铺·寻子店”。

  “寻子店”其实是一家小卖部,约10平方米的店内,堆满了货物。46岁的闫智勇和家人已经在此坚守了16年,只为等儿子回来。

  5月11日,闫智勇告诉澎湃新闻(年1月22日19时许,4岁儿子闫乙人在附近玩耍丢失,此后十余年寻人无果;为了寻找儿子,2009年10月,他们挂上“寻子店”的招牌,一直坚持至今。

  闫家寻子的故事曾被多家媒体报道,很多人也提供了线索,但闫智勇仍旧没能寻回儿子。闫智勇说,他会把“寻子店”一直开下去,等儿子回来。

  【对话】

  澎湃新闻:儿子何时丢失的?

  闫智勇:2002年1月22日18:30-19:00左右。

  澎湃新闻:当时什么情况?

  闫智勇:当日下午四点半左右,老师把儿子送回到我店里面,他拿了小玩具,找我要了一块钱,出去跟他的一个同学去买雪糕,然后他们一起去幼儿园玩。他老师还问他干嘛,他说跟同学吃雪糕。后来,他去同学家楼顶玩一会。六点左右,他同学家吃饭比较早,他就回店附近,因当时旁边有店面装修,他就在沙堆里玩儿沙。六点半左右,我还看到过他,他奶奶和妈妈没叫他回去,大意了,他就在那里玩沙,后面我们都没有在意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走开了,去了隔壁巷子玩。

  澎湃新闻:后面孩子就不见了?

  闫智勇:七点左右,要吃晚饭了,我妈妈和老婆出去找他,在马路旁边找了一阵子,十多分钟都没找到,到店里跟我说小孩子找了半天都找不到,看她们有点着急,我就叫所有朋友一起找。我们把附近几个村都跑遍了,找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有找到。

  澎湃新闻:有通过哪些方式去找孩子?

  闫智勇:找了两个多小时没有消息,当晚九点多,我去报案,警方不立案,说只能登记,如果24小时后小孩还没找到才能立案调查。我朋友帮忙写寻人启事,到处贴,当晚贴了八百多张,找了一个通宵。

  澎湃新闻:有去外地寻找过吗?

  闫智勇:儿子丢失后的第三天或第四天,有报纸登了这件事,有人联系我说,在广州看到小孩,那人说在广州天河体育馆看到一老头带着一小孩在乞讨,小孩很像我的儿子,我赶紧跑去广州,在广州天河体育馆附近待了一周,没有看到老头,也没有看到小孩。

  澎湃新闻:后面没有线索了吗?

  闫智勇:2003年,草铺村出了特大小孩被拐案,很多小孩丢失,草埔村及周边村子很多人报案,引起了当地政府重视,还成立了专案组。后来,这个案子破了,我们去派出所了解,才知道这个案子的主犯就跟我们住在同一栋楼,还见过面。我跟民警说,我的小孩可能是他弄走的。当时,他们也登记了我们的情况,也留了电话,让我们在家里等,一旦有消息就通知我们。那个时候没有说要去采集DNA,也没有采集DNA。案子破了后,解救了10多名小孩,但没有我的孩子。

  澎湃新闻:接着怎么寻找呢?

  闫智勇:后面几年,我们主要在网上发布消息寻找。

  澎湃新闻:怎么想到开“寻子店”?

  闫智勇:2008年底到2009年初的时候,我们经常在网上看消息,看别人家的孩子是怎么找到的,关注一些相关案件的情况,看到有很多人把小孩相片、怎么丢的等信息写在一个横幅上,挂在自家门口。于是我就想,我的店铺就在路边上,孩子丢了七年没有一点消息,就想把我小孩的这个事情也挂出来,希望更多人可以看到,再是给其他孩子家长提个醒,多点警惕,看好自己的小孩。

  澎湃新闻:有没有想过离开?

  闫智勇:我是四川人,孩子在深圳丢的,就想在这里开店等儿子回来。当然也是生活所迫,现在家里还有三个小孩,妈妈年纪也大了,但主要还是想等儿子,希望可以等到他回来吧。

  澎湃新闻:开“寻子店”有效果吗?

  闫智勇:“寻子店”开到现在有九年了,被很多媒体报道过,也有很多人陆陆续续地给过消息,但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小孩。2009年,政府重视打拐,各地成立了专案组,深圳当时也成立了专案组,我就去罗湖区打拐办公室,重新做了笔录,也重新采集了DNA,他们也比较重视这个案子,一直跟我有联系。

  澎湃新闻:“寻子店”的招牌一直没取下来过?

  闫智勇:2009年国庆节后挂上去的,一直挂到去年年底,挂了八年,布已经坏掉了,就重新做了一个,现在这个是新的。

  澎湃新闻:后面有什么打算?

  闫智勇:一直把店开下去,等儿子回来。